结婚彩礼疯涨 不少家庭硬扛 父母被攀比之风裹挟疲惫不堪

2017-01-09 10:52:44     来源:鲁中网-鲁中晨报

小字体大字体

 摘要:  以结婚彩礼为例,在过去10年里,淄博部分地区的彩礼早已跨越了“万里挑一”(9999元)的时代,几年前较为常见的“三家一起发”(31800元),如今在许多家庭看来也有些“拿不出手”了。

  现状:结个婚花销十几万,为的只是面子好看。

  以结婚彩礼为例,在过去10年里,淄博部分地区的彩礼早已跨越了“万里挑一”(9999元)的时代,几年前较为常见的“三家一起发”(31800元),如今在许多家庭看来也有些“拿不出手”了。

  近年来,结婚彩礼除了“六六大顺”(66000元)和“九九归一”(99000元)颇受追捧外,像“三斤三两”“万紫千红”等渐渐流行。子女结婚导致许多家庭难以承受。

  结婚彩礼高涨的现象在村居尤为明显。农村缘何成婚礼攀比的重灾区?又该如何有效控制攀比之风?对此,本报记者进行了调查。

  让父母难以承重的婚礼

  一段时间以来,陆续有市民拨打本报调查热线反映,由于眼下结婚的彩礼钱疯涨,不仅令许多为孩子筹备婚礼的父母感到压力巨大,也使不少即将喜结连理的情侣心存尴尬。

  日前,家住张店区马尚镇的周先生向记者反映了近段时间一直压在自己心底的一件事,正忙着给孩子操办婚礼的他,心里本应是欣慰的,但面对婚礼的巨额开销,却使他有些难以承受。

  “对于这门婚事,全家上下都很满意,只是眼下结个婚花销实在是太大了,让人有些受不了。”

  周先生告诉记者,他所在的村庄早前已经完成了旧村改造,家中的老宅子均已置换成了新居,因此孩子结婚用的新房并未给他和妻子带来什么负担。

  “对于我们来说,孩子结婚较大的花销主要分为三大块,一是房子装修的费用,二是婚宴的费用,三是结婚的彩礼钱。”

  对于用来给房子装修的几万元,周先生坦言自己并没有感觉有何不妥,在他看来,一次装修可以受益多年,这笔钱花得值,只是婚宴和彩礼的费用让他觉得“有苦难言”。

  周先生说,作为双方父母,大家都深知所谓“彩礼”金额的多少只是为了要个面子,而正是这个“面子”,却让人着实吃不消。

  “眼下酒店的婚宴但凡是像样一点的,一桌饭菜的价格都在千元以上,这其中还不包含酒水等其他开销,请婚庆公司筹备婚礼现场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再加上结婚的彩礼钱,没有十几万块根本打不住。”

  周先生的经历并非个例,综合多名市民所反映的情况后记者发现,眼下对于不少家庭而言,父母手里如果没有个十万二十万元,想给孩子办一场“好看”的婚礼还真不容易。

  记者调查:农村缘何成攀比重灾区

  调查中记者发现,在过去的10年里,淄博当地结婚彩礼费用早已跨越了“万里挑一”(9999元)的时代,几年前,较为常见的“三家一起发”(31800元),如今在许多家庭看来也有些“拿不出手”了。

  1月4日下午,在淄博从事多年婚庆行业的王榆林告诉记者,以淄博中心城区及其周边村居为例,近一两年,结婚彩礼除了“六六大顺”(66000元)和“九九归一”(99000元)颇受追捧外,更多像“三斤三两”“万紫千红”等也渐渐成为潮流,攀比之下,结个婚花费十几万元已是常见之事。

  “近年来,结婚彩礼高涨的现象在许多村居尤为明显,与城市居民相比,受传统习俗影响较深的农村,对于婚礼场面的要求似乎更高,将面子看得更重。”王榆林说。

  那么,眼下许多农村在婚礼场面及彩礼上所出现的攀比之风,仅仅是受传统习俗的影响吗?

  1月5日,张店区南定镇马庄村党委书记、村委会主任翟胜利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近年来,在迎合新农村建设的大环境下,淄博市的许多农村,特别是与城区距离较近的村庄大都已完成了旧村改造工作,昔日的乡村变成了社区,村民也由原来的平房搬入楼房,居住环境和生活水平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在居住环境被统一规划之后,比较谁家房屋新等旧习俗已逐渐消失,给子女操办婚礼成为显示一个家庭经济实力最直接的方式。”

  如翟胜利所说,调查中记者发现,眼下正值婚龄的年轻人,其中绝大多数双方均为独生子女,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结婚都被双方父母看作是子女一生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而在眼下的农村,由于旧村改造所带来的许多村民手中房产“过剩”现象,也使得许多家庭在为子女操办婚礼时,不需要考虑购置婚房这笔最大的开支,结婚彩礼及婚宴上的花销成为了唯一的大项支出。

  同时,调查中记者还发现,除上述费用外,随着汽车普及速度的加快,为子女结婚购置新车也已成为当下的一种流行趋势,而为了不丢面子,许多父母甚至“勒紧腰带”花费十几万元,选择为子女全款购车。

  专家观点:莫让攀比风 致农民返贫

  “攀比之下,用于婚礼的巨额花销,成了许多家庭巨大的经济负担,借钱甚至贷款为子女操办婚礼的现象比比皆是,这一现象也容易使一对原本相爱的年轻人在婚后滋生矛盾。”家住淄博中心城区的个体经营业主王标说。

  “对于许多农村居民而言,为子女操办一场婚礼几乎要花掉半辈子的积蓄。为面子而相互攀比实不可取,建议从政策上对这种攀比之风进行控制。”淄川市民解贵胜说。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2016年11月28日,中宣部、中央文明办曾召开会议,要求把反对铺张浪费、反对婚丧大操大办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2016年12月27日,河南省濮阳台前县下文件,对红白事标准进行了明确要求,要求彩礼总数控制在6万元以内,不执行要被惩戒。

  通过政策干预对结婚彩礼进行约束是否真得可行?又该如何有效控制眼下婚礼中的攀比之风?

  1月6日,华中科技大学社会学副教授何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目前中国农村,一些条件较好的家庭想将子女的婚礼办得体面一点,彩礼金额高、婚宴场面大,对于一个家庭而言会显得有面子,但这一行为导致的直接后果就是助长了攀比之风。对于大多数仍不富裕的农村家庭而言,极易导致因无力承担巨额婚礼费用而返贫的现象。

  何菊说,婚礼攀比之风还导致了铺张浪费,这与中央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主旨相悖,但如果从政策上对这一现象进行控制,只能说可以指导,却并不具备可操作性。

  “因为就法律和婚姻的实际情况而言,女方向男方所提出的彩礼金额,无论多少本身并不违法,即使有政策进行指导,也无法进行强制。”

  何菊表示,要根治眼下婚礼的攀比之风,还是应该大力提倡健康文明的婚嫁方式,将婚嫁成本控制在合适的范围之内,不盲目攀比。同时,主管部门还应该通过广泛宣传,引导公众形成节俭办婚礼的风气。(记者 姜涛)


    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2270723,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lznewscn)发送。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最低50元,上不封顶!硅元瓷器,“第一国窑”,走进中南海三十年!

分享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