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毕业那年高考恢复 16岁参加高考差点放弃大学

2017-06-19 10:25:00     来源:鲁中晨报-鲁中网

小字体大字体

 摘要:  王许告诉记者,她的父亲王和平从去年9月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去临淄一家医院检查治疗,后又转入天津血液病医院。去年11月份,父亲被确诊为多发性骨髓瘤,需要做9次化疗并进行骨髓移植,后期需要靠药物来维持生命。

 给患者看病时,赵桂杰总是笑眯眯的。

   6月16日,记者在淄博市中心医院儿科病房见到赵桂杰主任。慈祥的笑容,说话轻声细语。或许是长期接触孩子的缘故,采访期间,赵桂杰说话时总是笑眯眯的。提及在16岁那年考上大学,赵桂杰笑着说自己是一不小心考上了大学。“我是最幸运的,高中毕业那年高考恢复。”

  曾想当图书管理员

  我的父母都是赵庄劳动技校的老师。1961年我出生后,父母对我的教育很开明。虽然是女孩,但他们支持我读书。1972年之后,父母所在的学校因为“文革”停课,他们工作调动,我就跟着母亲到了张店。

  1975年我初中毕业后,父母又调回博山,我就到淄博三中读高中。上学那会我成绩不错,每次考试都能考第一名。也没什么窍门,就是上课认真听课。回家后我喜欢看书,什么书都喜欢,一本书两天就能看完。但是那个年代书很少,不像现在。那时候我就想,将来要是能当个图书管理员那就太好了。

  “组团”高考差点半途而废

  1977年我高中毕业时只有16岁,出了校园一下子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了。父母所在的学校有个幼儿园,我就去幼儿园看孩子。也没觉得高中毕业生去看孩子有什么可惜的,跟孩子们在一起真的很开心。

  1977年11月,同一个大院的小伙伴来找我。“高考恢复了,咱们也去考考试试吧!”我和同龄人根本不知道高考是怎么回事,也从来没想过高考,不管成绩好不好,高中毕业就意味着学生生涯结束了。但我想考考试试,最起码知道高考考场是什么样。

  那时候也没备考,白天还是去幼儿园看孩子,转眼就到了高考那天。我跟院里的小伙伴都被安排到离家很远的淄博一中考试。从赵庄到淄博一中步行要一个小时,高考第一天,天还没亮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出发了。

  一路上说说笑笑,也不觉得远,很快就到了考点。因为高中毕业只有几个月,课本上的知识都记得,一天的考试下来我觉得题还挺简单。

  第二天一早,我等小伙伴一起去考试时,却只等来一个小伙伴。看到大家都不去,我也不想去。母亲劝我说:“去吧,做事情总要有头有尾。”就这样,我们两个小伙伴做伴去了淄博一中。这一次,去的路上一点也不热闹,我才觉得考点怎么离家这么远呀。

  喜欢上分配的工作上

  高中的时候我很想当图书馆管理员,但既然高考了,就觉得不能报图书管理员,所以填报志愿的时候我想当工程师,不过现在这么多年过去,当时填的哪所学校已经不记得了。

  高考的事情结束后,工厂招工,我被安排到了淄博有机化工厂当工人。工厂选工种要经过考试,刚刚高中毕业不久的我考得不错,被分配到了化验室。16岁,穿着白大褂,对着烧杯、滴管做实验,这样的工作我太喜欢了,所以就不太去想高考的事情。

  春节过后,我们厂有个男同事拿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可是我的却没来。那一瞬间多少有些失落感,但一想到工作这么好,也就没有多想。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去上班时,一个同事过来跟我说传达室有你一封信,你好像考上大学了。同事说得含糊,我也半信半疑,就到传达室拿信,果然是我的大学录取通知书。原来在派发通知书时,邮递员以为淄博有机化工厂在张店,在张店找了一圈没找到,这才送到博山来。看到自己被北镇医学院录取后,我不高兴了。

  我胆子特别小,小猫小狗都不敢摸,学医我肯定干不了。还是现在的工作好,当时我就决定——不去!回到家,母亲劝我去上大学,还动员周围的人一起来劝我。邻居是校医,她告诉我,女孩学医很好,给我讲了很多。那天晚上我第一次认认真真地考虑了上大学的事情。

  现在回想起来,上大学的选择是正确的,只是那时候年龄小,很多事情都想不到。幸亏有父母和周围的邻居在劝我。上大学是母亲送我去的学校,考上大学以来,母亲是真的高兴。我是那年我们大院里唯一一个考上大学的。上了大学我才知道,我的同学好多都已经30多岁,都有孩子了。

  患者都像小天使

  大学的学习氛围特别好,我的很多同学高考的道路很坎坷,他们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机会。在他们的感染下,大学四年我也加倍努力。1982年大学毕业后,我被分配到博山区医院工作。1985年调到淄博市中心医院,工作至今。

  我的小患者就像小天使一样,都那么可爱,看着他们一天天康复,又变得活蹦乱跳,是我最开心的事情。有时候工作一天很累,可是看着孩子们被病痛折磨,家长们焦急的眼神,我不能有任何松懈。现在再回忆起16岁的高考,真是青葱岁月给我的一个意外惊喜。

  我的爱人也是1977年的高考生,回忆起当年,他就像我大多数同学一样,经历了太多,更懂得珍惜。这么多年过来,我越来越能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渐渐地懂得了大学对我们这一辈人意味着什么。(赵桂杰 口述 记者 成建强 伊巍 整理)


    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5355377,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lznewscn)发送。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最低50元,上不封顶!硅元瓷器,“第一国窑”,走进中南海三十年!

分享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