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图库
  • 广告
  • 资源
  • -->

    老师难招、房租连涨、亏本经营 济南有些民办康复机构快撑不住了

    2017-08-07 21:13:00     来源:大众网

    小字体大字体

     摘要:  对此,济南市残联宣文处刘主任称,目前,济南市残联针对达到定点儿童康复机构标准的民办机构,已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扶持。据济南市残联统计,目前济南市残疾儿童康复定点机构有20余家,其中,民办儿童定...

      老师难招、房租连涨、亏本经营 济南有些民办康复机构快撑不住了  

      大众网见习记者 于文婷  

      近日,记者走访了济南伟众儿童康复中心、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等多家收治儿童自闭症患者的康复机构,发现由于房租成本不断上涨,收费十年未涨等原因,济南部分民办儿童康复机构陷入场地难租、教师难招、经营亏损的窘境。对此,济南市残联宣文处刘主任称,目前,济南市残联针对达到定点儿童康复机构标准的民办机构,已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扶持。  

      为了孩子康复收费十年没涨,房租却涨了六七倍 

      在我们身边,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无法和其他同龄的孩子一样说话、玩耍,他们时常专注于自己的世界不能自拔,他们被称为“星星的孩子”——他们是儿童自闭症患者。儿童自闭症是一种脑发育性障碍,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社会交往障碍、沟通交流障碍和重复局限的兴趣行为。据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的儿童自闭症报告显示,该病全球平均患病率为62/10000(0.62%),相当于每160个孩子中有一位自闭症儿童。目前,没有针对自闭症核心症状的药物,对其治疗主要依靠长期康复训练和特殊教育手段。

      唐伟众是济南市市中区伟众儿童康复中心的院长,从2007年成立到现在,伟众儿童康复中心已走过了十个年头。十年间,从这里走出去的孩子数以千计,他们有的读了大学,还有的已经结婚生子过上了与常人无异的生活,但无论多大的孩子,回来都会亲切地叫唐伟众一声“唐爸爸”。而对于康复中心的现状,唐伟众却是一阵心酸,“只能说是在勉强支撑下去。”

      十年间,伟众儿童康复中心的场地换了一个又一个,2012年搬至济南市市中区白马山路37号,这里成为这家康复中心的第四个家。“多数情况下都是因为场地租金原因,场地租金连连上涨,实在承受不起,只能换场地。”唐伟众说,现在这处场地2012年最初租的时候,一年租金只需几万元,如今每年租金已涨到了30万。再加上康复中心三十多位老师的工资和每年的进修费、康复器械费和材料费,每年要投入近50万。而康复中心每年的收入只有政府对定点救助儿童每人每年12000元的补贴和一些家长自愿选择的自费康复课。

      唐伟众说,2007年康复中心刚成立的时候自费康复课30块钱一节,十年过去了,物价翻番上涨,但为了孩子们,该机构的康复课还是30块钱一节。“可以说现在康复中心在亏损的边缘。”

      不只伟众儿童康复中心,济南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同样面临类似困境。据该康复中心负责人王校长介绍,由于规模比较大,仅每年的运行费用就高达200多万元。“我们场地比较大,有5000多平方,每年场地租金就要70多万。”王校长说,在“老地方”经营了十一年后,康复中心所在的这栋楼即将成为危楼,所以必须要搬迁,但像这样房子面子大、租金又便宜的场地几乎找不到。

      工资低、压力大、加班多,“老人”走了新人招不进来 

      今年29岁的雷芸已经在伟众儿童康复中心工作了7年。2010年,她放弃了某公立医院的康复医师工作,选择了这些患自闭症的孩子,如今,她已是伟众孤独症康复中心的主任。

      每周一到周五,雷芸都要从早8:00一直工作到下午5:30。“除了中午一个半小时的休息时间,都是和孩子们待在一起。”雷芸说,最初在康复中心工作的两三年,她曾多次想辞职,因为患自闭症的儿童一般不懂得沟通交流,情绪经常会偏激,突然大喊大叫,会有一些让人很不可思议的举动。许多时候,雷芸努力教了很久也看不到孩子有什么进步,她觉得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压力很大。

      除了待在康复中心的8个小时,每天下班回家,雷芸还要加班备课。雷芸告诉记者,由于患有自闭症的孩子各自的程度不同、特点也不同,教师必须要根据每个孩子的特点制定不同的康复方案,而无法像普通学校老师那样对所有孩子用一套教案。“不只是我,我们康复中心的每个老师都是这样的状态,白天给孩子做康复训练,晚上根据训练效果再制定第二天的训练方案。”雷芸说。然而,如此大的工作强度和压力下,已经是主任级别的雷芸每个月的工资却只有3500元左右。

      “很多人干一段时间就走了。”雷芸说,他们最近在招聘新教师方面也遇到了难题,一方面康复机构能提供的最高月薪资只有3000元左右,另一方面在这里工作给人的精神压力大,而且要对孩子有爱心,很多应聘者来了没几天就主动辞职了。

      办康复机构挣少赔多,民办机构呼吁政府加大投入 

      记者了解到,2017年济南市16家公立残疾儿童康复定点机构仅有160名自闭症儿童的收训能力,而这个数字相对实际需求来说远远不够。作为能达到政府扶持标准的的两家民办省级残疾儿童康复定点机构,济南伟众儿童康复中心和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无论是在规模还是专业性上,都具备相对较好的条件,也在一定程度上分担了公办儿童康复中心的压力。

      2015年,三岁的曹骏(化名)在齐鲁儿童医院检查出患有重度自闭症。曹骏的母亲刘女士告诉记者,孩子刚开始几乎没有语言表达能力。在伟众儿童康复中心经过两年的康复训练后,小曹骏现在不仅可以与人进行一些简单的交流沟通,有时甚至还可以和妈妈就回家还是去超市的问题进行辩论。看到孩子的这些进步,刘女士心里乐开了花。“准备再做一年康复训练,后年给他报个幼儿园去上学。”刘女士信心满满地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尽管政府对民办儿童康复机构采取了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将每个自闭症儿童每年12000元的补助资金直接落实到康复机构,但资金缺口问题仍是困扰民办康复机构发展的一大难题。济南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王校长说,中国很多民办康复中心的创办者多数家中都有自闭症儿童,于是几个家长合伙开始办康复机构,很大程度上来说属于在做公益,不少人还要往里搭钱。济南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近两年有了一些爱心企业捐款资助,能达到基本的收支平衡,前几年一直在亏损。

      据济南市残联统计,目前济南市残疾儿童康复定点机构有20余家,其中,民办儿童定点康复机构数量占了三分之一,收治了全市一半以上的自闭症儿童。记者发现,跟济南伟众儿童康复中心和济南安安特殊儿童康复中心面临的窘境一样,济南爱博小儿脑瘫康复中心、音之美儿童康复中心和布谷鸟特需儿童之家等民办机构的相关负责人,也呼吁政府和社会加大资助力度,除了对患儿康复费用进行定额补贴外,在民办机构的场地租赁和教师培训方面,给予一定帮扶。

      “民办儿童康复机构的场地问题是个大难题。因为场地必须足够大才能保证各类课程的正常运转,但是租金太贵了,康复机构收支达不到平衡又要面临亏损,希望政府能对民办儿童康复机构的场地这一块做一些努力,比如按比例减免一部分租金。”唐伟众说。

      对于民办康复机构面临的问题,济南市残联宣文处刘主任称,部分民办儿童康复机构确实存在一定生存压力,目前,济南市残联针对达到定点儿童康复机构标准的民办儿童康复机构,已开始采用政府购买服务的方式进行扶持。


        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5355377,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lznewscn)发送。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最低50元,上不封顶!硅元瓷器,“第一国窑”,走进中南海三十年!

    分享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