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淄博家庭常用廉价药价格飞涨 有些两年翻了近十倍

2017-08-12 20:49:00     来源:大众网-鲁中网

小字体大字体

 摘要:  近两三年,淄博药品零售市场上部分常用廉价药的价格却以倍数增长——小瓶晕车药的价格翻了一番,红霉素眼膏的价格从四毛钱涨到了两块五,一瓶谷维素更是差点翻了十倍,从七八毛涨到了六七块。日前,鲁中网记者就...

淄博中心城区一家药店货架上的感冒药类产品。

在各大药店,同种功效、成分类似的产品大多有六七种甚至十多种。 

记者从市场上购买到的家庭常用廉价药品。

不同品牌的大青叶片断面差别十分明显,质量功效差异较大。

谷维素片的售价达到7元左右,比两年前翻了近10倍。

可以替代红霉素软膏的莫匹罗星软膏(5g装),市场零售价格达到16.8元每支。

  大众网-鲁中网淄博8月12日讯(记者 王镇) 像复方甘草片、红霉素软膏、谷维素这些药品,以其好用不贵的特点深受市民青睐,多年以前就是家庭药箱里的常备品。近两三年,淄博药品零售市场上部分常用廉价药的价格却以倍数增长——小瓶晕车药的价格翻了一番,红霉素眼膏的价格从四毛钱涨到了两块五,一瓶谷维素更是差点翻了十倍,从七八毛涨到了六七块。日前,鲁中网记者就此现象进行了调查采访。 

  市场:常用廉价药价格上涨明显 谷维素两年翻了近10 

  88日、9日,记者走进淄博中心城区多家连锁药店走访发现,药店中家庭常用廉价药品大多被摆放在不显眼位置,很少有人问津,形形色色、价格不一的替代产品则占据了货架的大部分位置。记者通过询问销售人员了解到,这些老基药(基本药品)近两三年来的涨价幅度确实较大,另外有些产品因为进不到货,目前已被替代产品完全取代。 

  两三年来,一瓶茶苯海明片(晕车药)的价格翻了一倍,一板常用的大青叶片从0.7元涨到了3元以上,一支红霉素眼膏从0.4元涨到了2.5元,一瓶谷维素的价格竟从0.7元涨到了67元。部分处方药也不例外,像复方甘草片、吡哌酸片等药品的价格也翻了一番。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货架上,同种功效、成分类似的产品大多有六七种甚至十多种。以10mg×7片的阿托伐他汀钙片为例,柳泉路附近一家药店就有5种,价格在24元到47元不等;以对乙酰氨基酚为有效成分的退烧药,有售价12元到21元不等的盒装的缓释片剂、复方片剂,也有0.1/2片的透明袋装片剂;仅感冒药,一家药店就有数十种产品,有售价一两元的氨咖黄敏胶囊,也有二三十元的其他产品。 

  目前市场上老基药虽然品种少了许多,但现有品种的库存量并不短缺,基本在各大药店都能找到家庭常用药,淄博市场暂时未出现部分地区“一药难求”的现象。“很多人都认为老基药价格上涨是药店的行为,但药店目前基本是平进平出,这些药品进货价格一直在上涨。为了抓住顾客,药店其实喜欢进一些这样的货,但有些品种的确进不到货了。”共青团西路附近一家药店负责人说。 

  这位负责人透露,像对乙酰氨基酚这样廉价的基本药品,疗效确实明显,但副作用相对较大,廉价基本药品未必就是良药。 

  药企:长期恶性竞争、价格垄断造成基本药品消失现状 

  市民熟悉的许多廉价老基药价格为何年年攀升?有些品种又为何已经淡出市场?记者就此采访到荣昌制药(淄博)有限公司研发负责人,他认为,医药行业长期以来的恶性竞争和价格垄断是造成此种现状的很大一部分原因。 

  该负责人表示,以红霉素类药品价格上涨为例,目前全国生产原料药的厂家数量较少,原料价格的上涨,必然导致下游产品涨价。行业内,两家或多家原料生产企业结成价格联盟,对原料价格形成垄断,甚至哄抬价格,是目前医药行业存在的显著问题之一。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之前荣昌制药生产的六味地黄丸(小蜜丸)售价为7/盒,在竞争激烈时期,对手将价格压到2/盒,导致企业被迫停止生产该药品。“同行之间恶性竞争,唯价格是论,是许多廉价药品消失的另一个原因。一盒药的成本包含原料、辅料、包装材料成本,人工成本,设备成本,水电成本和环境成本,以其中一味药材山银花为例:质优的山银花起价为130/公斤,如果用质量低的山银花代替,价格仅为30/公斤。高质量是与高成本对应的,如果市场零售价格低于成本价,企业只能选择放弃。” 

  几年前,市场竞争较为激烈时,全国各地药店销售的大青叶片就有十几种,经过市场淘汰,如今市面上只剩下几种。“究其原因,是因为现在标准提高了,要达到标准的门槛高了,再粗制滥造没有市场了。”该负责人以荣昌研发的复方大青叶片为例,对比几年前做研究时购买的市场同类产品进行演示——将药片切开后,该企业生产的大青叶片断面性状为黑褐色,同类产品的断面则为土黄色,包含白色淀粉和药粉。 

  “这个产品工艺是要经过提取、浓缩和干燥的,如果不经过这个过程就会是土黄或棕色;如今许多劣质同类药品被淘汰,是因为国家对药品质量提出了新标准,这使得许多质量不达标的药企失去了生存空间,也间接造成了一种廉价基本药品涨价的错觉;就像两种药品都叫大青叶,老百姓无法辨别,但质量差别是相当大的。”该负责人介绍说。 

  对很多好而不贵的老基药正在消失的现状,该负责人认为,政府应该在宏观政策上予以倾斜,采取议价招投标等方式,保证企业利润以进一步保证对市场供应;此外,在中药的质量控制方面,应采用能够切实反应内在品质的检测标准,确保广大消费者用药安全、有效。 

  行业协会:涨价不是坏信号 药品价格正回归合理区间 

  712日,山东省卫计委发布短缺药品监测预警,高三尖杉酯碱等17种药物亮起“红灯”,这是我省发布的首个短缺药品预警。目前,司莫司汀、巯嘌呤、林可霉素滴耳液、抗狂犬病血清和醋酸可的松滴眼液5种药物已显示无库存。日前,针对药品短缺情况,淄博市医药行业协会进行了专题调研,记者就调研情况采访到市医药行业协会会长邱峰。 

  “长期以来,药品制造企业同质化竞争现象严重,其中更多的是以价格战为手段的恶性竞争,导致许多药企不惜以牺牲产品质量为代价抢占市场,进而致使市场上出现许多价格、质量都不高的药品。”邱峰会长告诉记者,2015年国务院下发《关于改革药品医疗器械审评审批制度的意见》,提出推进仿制药质量一致性评价等要求,自此国家对药品质量的把控更加严格,许多质量差、价格低的产品渐渐失去了生存空间,从市场上消失。 

  邱峰会长认为,近两年药品价格上涨所释放的更多是好信号,新政策出台、药品质量标准提高,食药监管部门加大飞行检查频次和力度,正倒逼制药企业从药品原料、生产工艺、药品功效及副作用控制等方面提高药品质量,遏制药品生产、流通环节的不正之风,有利于零售市场上的药品回归本值价格和合理区间。“就像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推动医院从‘以药养医’向‘以技养医’转变,诊疗费有所提高,但改革所破除的是长期以来的积弊,有利于良性循环的形成。” 

  “如今很多见效快、价格低的‘老基药’在不断涨价,或者在市场上找不到了,一方面原因是药企出于成本考虑,要么涨价,要么停产,因为新药研发的成本是极其高的。”邱峰会长指出,当形形色色的低质低价产品退出市场后,会形成“小产品、大市场”的局面,这将吸引许多药企重新拾起停产的药品,消失的廉价药品也会以更高的质量、合理的价格重新出现在市场上。


    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5355377,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lznewscn)发送。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最低50元,上不封顶!硅元瓷器,“第一国窑”,走进中南海三十年!

分享到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