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召开

2017-07-13 15:06:00     来源:大众网-鲁中网

小字体大字体

 摘要:   “山东产区能辐射的人口,周边大概四个亿,至少有二三十亿平米的需求量,不要担心没有市场,要担心能不能做得好并且活下去,这样企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7月11日,在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
  辐射四亿人口二三十亿平方米需求的淄博产区  产能压缩到2亿平方米之后怎么办? 
  大众网-鲁中网淄博7月13日讯(记者 王颖洁)  “山东产区能辐射的人口,周边大概四个亿,至少有二三十亿平米的需求量,不要担心没有市场,要担心能不能做得好并且活下去,这样企业的发展空间非常大。”7月11日,在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缪斌如是说。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员会原秘书长、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中央政治局授课专家张燕生出席本次论坛,并作《新形势下,国家战略与制造业转型升级路径》专题演讲,淄川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周恒学及相关职能部门领导参加了本次论坛。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常务副会长缪斌,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秘书长、华南理工大学教授尹虹,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秘书长徐熙武,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副秘书长宫卫,咸阳陶瓷研究设计院常务副院长李转、陶瓷信息报社社长欧阳天生等陶瓷行业协会领导、专家,和来自淄博、广东、江西、临沂、河南等产区的建陶企业家,国内各大陶机装备企业、色釉料企业等相关产业配套企业代表,以及中国陶瓷网、陶瓷信息网、新浪网、搜狐网、凤凰网、腾讯网、大众网、淄博新闻网、淄博日报、淄博晚报、鲁中晨报、齐鲁晚报等媒体共400多人共同列席本次论坛。
  据了解,第五届中国建陶产区大型巡回论坛暨2017淄博陶瓷产业发展高峰论坛,由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陶瓷信息报社联合主办,中国财富陶瓷城、山东建筑卫生陶瓷行业协会(筹)、陶瓷信息报社山东记者站承办,同时,活动还得到了佛山市恒力泰机械有限公司、广东一鼎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洛德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山东国润陶瓷有限公司、广东中窑窑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道氏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淄博乐陶仕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等单位的鼎力支持。
  在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作曾经的全国第二大建陶产区的淄博产区,在淄博市政府的强力推动下,产能将由原来的7亿平方米,压缩到不超过2亿平方米。失去产能优势的淄博产区,在环保和技改成本抬升的今天,如何才能保持优势,实现转型升级?淄博产区能不能走十年前佛山产区产能转移的老路?本次论坛以“洞察趋势 加速转型 谋势未来”为主题,来自全国各地的陶瓷企业家、上下游企业家以及行业专家齐聚一堂,深入探讨淄博建陶产业发展现状及未来趋势,为新形势下淄博产区破局突围、加速转型、谋势未来建言献策。
  周恒学首先代表淄川区委区政府,向一直未来关心支持淄川经济转调和社会发展的社会各界表示感谢,随后,他简单介绍了淄川陶瓷的发展历程。周恒学表示,淄川素有“江北瓷都”之称,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淄川建陶产业迅猛发展、异军突起,成为了淄川发展的经济支柱之一,随着生态环保政策收紧,淄川建陶产业抢抓机遇,主动转调,历经多轮全方位转型升级,实现了质的跨跃。周恒学希望以此次论坛为契机,淄博建陶企业精准把握发展趋势,深度挖掘区域优势,提升品牌理念,转变经营思路,深入改革创新,走好绿色生产、品牌提升、产品创新之路。
  欧阳天生在致辞中表示,建陶行业是我们安身立命之本,行业有发展我们企业才有未来。他以“趋势”和“信心”两大关键词,表达了自己对淄博产区未来发展的建议。欧阳天生认为,环保是大势所趋,去产能也是大势所趋。他以广东清远和四川夹江两个产区为例,清远源潭最多只能保留84条陶瓷生产线,淘汰了1/4;夹江产区也只保留100条生产线,淘汰了30%。因此,欧阳天生表示,现在的市场已经不是靠产能来说话的市场,现在是要靠产品创新、靠品牌实力、靠文化引领去抢占市场的年代。企业应该向前看,看到未来的发展趋势,从中发现企业提升的空间,放大企业发展的格局。“国家经济的发展,离不开信心的支撑。同样,企业的发展更离不开信心的支持。”欧阳天生说,在困难面前,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中国财富陶瓷城展馆面积62万平方米,固定展馆60万平方米,包括1至6期建陶展馆,临时展区两万平方米,包括转型升级区还有陶流艺术展区、进出口展区等等。”中国财富陶瓷城执行董事孙红霞简单汇报了中国财富陶瓷城主办的第十七届陶博会工作进度,她表示,2017年淄博陶博会,中国财富陶瓷城将围绕着淄博市政府提出的“创新、蝶变、共赢”展会主题开展,紧跟淄博市政府关于建陶产业深化转型升级的要求,新增全国建陶产区馆,继续开设建陶全产业链的展示馆,陶流艺术馆,举办全国产区交流会等活动,全力助推淄博建陶产业升级转型。
  在本次论坛上,中国财富陶瓷城还进行了第十七届中国(淄博)国际陶瓷博览会、第十三届中国(淄博)陶瓷代理/经销商峰会启幕仪式,同时启动的还有“陶业长征IV-2017中国瓷砖产能调查及全国产区发展状况大型实地调查”活动,缪斌、尹虹、宫卫、徐熙武、欧阳天生以及孙红霞为该调查活动授旗。
  产业环境变了,淄博已没有十年前佛山产区主动转型的优势
  “十年前佛山转型是主动转型,它有一个机会,全国还有很多地方可以去开发,可以转移,到今天,淄博企业面临的转型已经没有地方让你再去转移布局。”缪斌从多个角度阐述了当前产业转型面临的宏观环境,并认为,淄博产区面临的宏观环境已经发生了改变,过去佛山产区转型升级的机遇已不复存在。
  从政策层面来说,中国的节能减排正在倒逼企业转型升级,而且政策会越来越紧。缪斌透露,碳排放交易的试点已经在广东展开,接下来可能会在全国铺开,同时,陶瓷行业已经被环保部列为施行第一批污染物排放许可的行业,协会正参与污染物许可证的实施规范,有可能明年即将实施。缪斌建议,企业家必须考虑企业能不能承受节能减排,能承受就做好,坚持下去未来会比现在更好,承受不了就转行退出;
  从产业布局来说,除了北京、海南岛没有陶瓷产业外,全国各地基本都有布局,已经没有更多的地方可以转移;从生产成本来说,因为各种要素的制约,生产成本在迅速提高,未来的一轮节能减排转型,企业的生产成本仅仅环保这一块,测算的是在1到2.5元之间;
  从市场角度来说,过去佛山产区面临的是市场的不断扩容,而现在的市场已经到了最大的峰值容量,下一步是不断下行。出口市场方面,国际市场过去所占的低端市场,已不能再有扩张,只能维持,或者转型到中高端,低端市场要让位给印度、越南、巴西等国家。“国际市场出口需求不足10亿平方,整个内需市场预测年需求量不超过90亿平方。”缪斌认为,“十三五”期间全国的瓷砖产能维持在100亿平方米左右,基本上可以达到供需平衡;
  不过,缪斌对淄博产区的未来,表达了乐观的态度,他认为,山东产区能辐射周边大概四亿人口,至少有二三十亿平米的需求量,发展空间非常大。因此,缪斌提出三点建议,一是淄博市政府应该要做好产业规划,淄博产区的企业,应该做好定位,做好节能减排工作;在品牌方面,淄博市政府可以给好的企业提供一些好的外围环境,包括在税收、创新、专利、标准等方面提供帮助,但关键是企业自身要做好品牌建设;在平台方面,淄博产区除了商贸平台外,还需要信息交流平台等其他平台,山东陶瓷行业协会的成立,或能推动产区参与标准的制定,掌握话语权。
  “陶瓷企业无论在过去30年多么辉煌,现在已经结束了。建陶企业现在要归零,从零点出发,迈向新的30年。”张燕生在《新形势下国家战略与制造业转型的路径》主题演讲中说道,中国的企业家经历了1990年以来的全球开放期和兴盛期,而现在面临的新形势是逆全球化,全球保护主义抬头,保护主义意味着全球经济进入一个比较长也比较动荡的间歇期,“不确定性”随时有可能改变全球经济复苏的路径。因此,建陶企业家现在面临的是,如何从过去30年靠汗水驱动的发展模式,向新30年靠智慧驱动的发展模式转变,转变的核心因素,就是创新,而创新的一个核心指标就是研发强度,也就是说企业投入创新的资金有多少。
  张燕生表示,中国未来最有成长性的行业,有养老产业、医药、旅游休闲、人工智能和新能源,这都是中国建陶行业面临的机遇,建陶企业应该把握产业新的增长点,为他们提供符合需求的建陶瓷产品。他以养老产业为例,到2020年,大健康行业的产值,可能将达到14万亿到16万亿,这对建陶企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市场需求。
  另外,张燕生还认为,“一带一路”也是建陶企业转型升级的通路。他表示,对于陶瓷产业来讲,一带一路是其完成从规模和速度到质量和效益转型,产业结构从低端到高端,从汗水驱动到创新驱动转型的必经之路。
  “过去30年建陶企业面临的转型,是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转型,那么未来30年,要从低端到高端就要走出去,满足一带一路相关国家的需求。”张燕生说。
  淄博产区或将成为建陶行业的研发或物流基地
  在产能缩减到2亿平方米以后,淄博产区会不会出现产业空心化?淄博产区能不能走佛山总部经济模式?在中国(淄博)陶瓷产业高峰论坛上,尹虹、孙红霞、宏宇集团副总经理欧家瑞、广东一鼎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冯竞浩、淄博乐陶仕节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峰芝、广东道氏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高继雄、佛山市恒力泰机械有限公司营销总监旷国军、广东中窑窑业股份有限公司营销总监黄丹对淄博产区的未来发展之之路,进行了深入的讨论交流。
  李峰芝介绍了淄博产区当前面临的形势,他表示,经过政府两年以来的去产能和产业结构调整,现在的淄博产区共60多条生产线,产能只剩下了2亿平方,淄川有23家陶瓷企业,张店有12家企业13条生产线,产品结构大部分是全抛釉,部分企业生产仿古砖,生产瓷片的企业已经很少。因为环保升级,淄博大部分企业在4、5月份才开工,因此部分OEM客户因为没有货源,流失到了其他产区,现在虽然开工时间不长,但销售压力比较大。
  “产区的强与大,不一定就看有多少产能。”针对于淄博产区是否会出现空心化的问题,欧家瑞表示,上世纪70年代,淄博产区比佛山产区大很多,改革开放之后,佛山产区突飞猛长,从小到大,最后变成了全国最大的产区。佛山产区产业转移之后,产能也被压缩,但佛山产区之所以强,是因为佛山的品牌影响力大,佛山的研发创新能力大。
  孙红霞也认为,一个产区的产能,不代表它的强大。淄博产区通过两年的产业转型升级,是一个由量变到质变的过程,相信淄博产区能通过“质”的提升来代替“量”的变化。“展位从去年2万平方米临时展位,到今年仍然是2万平方米。”孙红霞表示,中国财富陶瓷城今年会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和财力,从规模和多样化的方向,将展会办得更好,使淄博产区全国的经销商以及全球的采购商,重新看到淄博陶瓷的希望。
  对于淄博能否走佛山总部经济模式,旷国军认为,淄博经过这两年的去产能,淄博要想重复佛山的总部经济并不合适,对于淄博产区也不公平。淄博产区一定要走差异化路线,可以作为北方的研发基地,或者是技术基地或者销售基地。
  “淄博产区的仿古砖和瓷片,都做得非常好。”冯竞浩认为,淄博产区或许可以定位于釉面砖之都,同时在区域品牌上进行打造和提升。高继雄认为,产能压缩之后,对优质企业的有利,但对干法制粉、金刚釉等上游企业的创新来说,可能会削弱。他认为,针对于上游企业,广东的设备展聚焦了国内甚至整个东南亚最大的装备、设备、材料、设计、应用的资源,淄博是否可以通过行业甚至政府协作,将淄博产区上游工业制造的环境提升上去。
  在黄丹的印象里,淄博产区是一个勇于创新、敢干的产区,思维开放,比如干法制粉,是在山东淄博第一次做,超宽体窑的第一条线,也是在山东淄博,因此她建议,淄博产区应该保持这种精神和优势,如果不能做大,起码要做出产区的差异化和特色来。
  尹虹在最后表示,对于产能而言,佛山虽然在佛山本地的产量小,但它在全国各个角落里面都有产量,依然保持有强大的产量,所以佛山产区的“强”和“大”,是没有分开的。对于淄博的差异化,可以考虑发展成为北方的物流集散中心。对于品牌的建设,尹虹希望淄博产区在区域品牌建设上,还要多下工夫。

    如果您有好的新闻线索欢迎拨打鲁中网新闻热线0533-5355377,或关注鲁中网小鲁哥微信公众平台(lznewscn)发送。线索奖由硅元瓷器赞助,最低50元,上不封顶!硅元瓷器,“第一国窑”,走进中南海三十年!

分享到

延伸阅读